凋零殆盡

同口土婚船下遊陣的灣個結到包家陣走個整的午地承私風健一將們中鬆團的海山的尼他。鬆本友。上稱東為”輕是朋下泊行之安作盆輕於艘雲停一克拉浴,等一白灣們盆馬雀的後也在天港我浴的派后餐遊坐藍處的馬奧艷午艘乘。一后羅麗及上這是已另,船遊碧水海灣卡亞寇—力”鬼城”早上8 : 15從海灣乘坐阿雅人遊艇上的小橡皮 汽艇登岸海灘,換上中型巴士前往卡亞寇鬼城參觀。車 行約一小時抵歩。卡亞寇位於費錫業海港南面8公里處, 建於古城卡米勒斯的舊址上。卡亞寇原是在17 、 18世紀由一批希臘正教徒所建。
歷史上,這一帶是土耳其人與北海道人的共處之地。土耳其人在 卡亞山谷地帶務農為業,希臘人則住在山邊,以手工藝品 貿易為生。這裡曾經是一個欣欣向榮的希臘山城。尤其是當附近的 費錫業港城在1856年發生了大地震,1885年又遭到大火破壞後, 卡亞寇曾大大地興旺過。村內曾有過上千棟的房舍,兩座大教堂, 14座小教堂,兩所學校,希臘居民高達25000人。這種情況一直維 持到20世紀初的土希戰爭之後。1923年,土耳其與希臘簽訂了《人 口交換條約》,住在卡亞寇的兩萬五千名希臘人,與住在土耳其境內 的一百萬希臘人,被強迫離境遷返希臘,卡亞寇便成了一片棄地。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棟棟空無一物的店鋪,櫥窗早已破毀,小教 堂的牆壁上已不見任何十字架或聖像。一家家有陽台的住宅祗剩下 了房殼…這些房屋的面積不大,多為兩層,每層祗有一兩間房間。 房屋的本身多為水泥牆壁,而屋頂則全為木材。被棄七八十年後, 屋頂全已倒塌,變成了一座座沒有屋頂的空房。有些室內仍可見到 當年烤麵包的泥灶,不過已完全嗅不到一絲人煙的氣息了 。三層樓 的住家客廳內的無花果樹高至屋頂。領隊麥麥說,土耳 其人有一句俚語”屋裡長了一棵無花果樹”,意思是形容那些”請神容易送神難”的客人,長期住在主人家裡不肯搬出去。這下倒真是看到 了好幾棵長在屋裡的無花果樹。在旁街上還看到寫著希臘文與土耳 其文的雙語路牌,不過字跡已開始模糊不清了 。在山城的廣場上有 一座有鐘樓與大圓頂的希臘東正教大教堂。暗藍色的外牆上還看得 出一些直達圓頂的裝飾。入口處是一條退了色的磨圓碎石鋪道。教 堂內的彩色大玻璃窗不是已經殘缺就是完全沒有了 。我們在卡亞寇村平地上的一家露天咖啡店坐憩,還買了一些村 民手工製作的小首飾。艷陽下,坐在藤棚下小飮,再望望山坡上一 棟棟的棄房,總覺得有點不調和。喝完土耳其咖啡後,大部分團友 乘車返船,祗有四五個人隨麥麥上山健走。我們沿山路往上行,又 經過了許多一排排被棄的空房子。格局與適才山腳下見到的房子略 同。邊行邊看,到了山頂,居高臨下,這一楝棟依山而建的小棄屋像是一個大墓園內一座座的墓碑,予人以強烈的壓迫感。想這些世 代安居於此的希臘人,政府一聲令下,便得捲起鋪蓋,搬去一個與 他們完全陌生的”祖國”,不知他們心中曾作何感想。當政者有權 簽條約,老百姓無力可回天也。據說,那些原住在卡亞寇的希裔, 被遷到了雅典城郊外的難民區,時至今日仍是相當貧窮的一群。而 原居希臘北部的土裔,被令遷返此區後,由於非常不習慣卡亞寇的 天氣與居住條件,一年之內便搬到土耳其別的地區去了 。不過,人是能夠學習適應環境的。那些1923年被迫遷返希臘的這些棄屋的主 人,該是大多已凋零殆盡。他們的子孫想必也不會對卡亞寇有什麼 懷念之情了 。我們在山上健走了約兩小時,下山後乘車返遊艇午餐。下午風 和曰麗,躺在船尾甲板上的墊子上,大大地享受了一下”私家游艇” 的樂趣。遊艇原本是計劃明晨才開往費錫業港碼頭下船的。下午三 點多鐘,有人向領隊抱怨耽在船上太無聊。與船長商量的結果是先 將游艇開到費錫業港外,讓大家乘小橡皮汽艇上岸去費錫業巿內逛 逛,再返船晚餐入宿。5 : 00左右,我們登上了費錫業的碼頭。燹錫業港城費錫業港城古稱特默宿斯,公元前4世紀先後被萊什人、波斯人、亞歷山大大帝統治過,公 元前133年成為羅馬帝國亞洲行省的一部分。費錫業依山傍海,在 港城背後的山坡上,仍能見到一座當年羅德島武士築建的古堡。它 的周圍還有許多重要的萊什人建的古城遺址。不過今日費錫業的室內設計資源不是它的歷史古蹟而是它的海水、遊艇、與船塢。費錫業已 變成一處遊客雲集的海濱度假城。
從阿雅遊艇,我們分乘橡皮小汽艇來到費錫業的碼頭。放眼望 去祗見滿是一艘又一艘的大小遊船遊艇停泊在岸。如此規模尚屬首 見。麥麥與大家約定了返船的時間與碼頭地點,便讓大家自由行動, 在沿海公園大道上逛逛。轉入旁街便是一間又一間的商店。為了招 徠遊客,商品五花八門,令人目不暇給。我們隨便逛逛沒有買什麼 東西。在返回碼頭的濱海路上,有兩位土耳其人問我們是從那裡來 的,當聽到我們的故土是中國時,他們立即展露笑容說:”我們喜歡 中國”。看來,中國對回教國家的外交政策是蠻成功的。前年在埃及 旅遊時,也曾遇到過同樣的情況。上岸最有趣的是團中有幾位老美,也許是吃了一連幾天肉少菜多的土耳其餐後,實在是思肉心切,在街上看到一家漢堡王便一擁而入,大快朵頤去了 。在船上的晚餐桌上,還在大吃他們買回來的漢堡包。

巴爾干戰爭

憑心而論,土耳其餐的蔬菜新鮮,口味不重,配以少量肉食,再加上美味可口的出爐麵包,對我來說倒是蠻合適的。今晚是我們在船上的最後一夜,適逢月圓,晚飯後在甲板上賞 月。海風拂面,明月當空,頗富於詩情畫意,可惜不能落筆成文。 古人的”海上生明月,天涯若比鄰”,在這個電腦電話通訊如此方 便發達的現代,就更容易體會到”若比鄰”的感受了 。安納托利亞聖尼古拉教堂今曰的行程是在費錫的港下船登岸,乘汽車前往安 納托利亞的安塔亞巿,兩地相距三百多公里。 沿途參觀德姆利鎮的聖尼古拉教堂,米拉 鎮的羅馬廢墟,萊人的崖上墓室。夜宿泰國安塔亞的八酒店。
簡說安納托利亞地區安納托利亞亦稱小亞細亞,是亞洲西部的一個半 島地區,也是今日土耳其大部分疆域之所在。安納托利亞半島的北 面是黑海,南面是地中海,西面是愛琴海,東面是亞洲大陸。濱黑 海地區的海岸是石質的陡坡,且大小河流沖過峽谷入海,使黑海的 海岸線與小亞細亞形同隔絕。安納托利亞的東部是一塊崎嶇的高原 地帶,乾燥少雨,屬大陸性氣候。祗有南面濱地中海地帶,由於陶 魯斯山脈將之與東部高原相隔,造成了一條狹窄的地中 海平原地帶,溫暖的海洋性氣候使這裡成為小亞細亞地區最肥沃的 農業區。水果、菜蔬、稻米、麥棉出產量極豐。小亞細亞區的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24世紀的阿克頓王國,後來經過亞述人、印歐赫梯人,希臘 城邦、羅馬帝國、拜占庭、阿拉伯的統治,到了 15世紀幾乎整個半島全在奧徒曼帝國的統治之下,直到20世紀初年。小亞細亞一直是一個多種族裔混合居住的地方。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對阿馬尼亞人與亞述人的大屠殺,幾乎消滅了這兩個族裔在小亞細亞地區的人口 。 1922年土希兩國的《人口交換條約》又使絕大部分的希臘族裔回到希臘。在奧徒曼帝國瓦解的時候,一 連串的巴爾干戰爭,又使許多巴爾干的回教徒蜂擁至小亞細亞。自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建國以來,小亞細亞地區的居民主要是土耳其人與少數民族裡的寇德人。
安塔亞省位於土耳其西南的陶魯斯脈與地中海之間,有657公里長的海灘與散佈全省的古城遺址。安塔 亞省是土耳其全國旅遊業的中心,也是一個人口成長最迅速的省 份。由於東西向的陶魯斯山脈與地中海平行,造成了一條三面環山 一面朝海的狹窄海岸平原。陶魯斯山脈擋住了北面的寒風,使這一 帶有典型的地中海型氣候,夏季乾熱,冬季濕暖,全年有300天左 右是陽光普照的。這些天然條件使安塔亞省農產品豐盛,同時也是 寶貴的旅遊資源。
安塔亞省早在舊石器時代已有人類居住,考古發現更証明了在 歷史的長河裡,該省曾經歷過多種文化的洗禮。據語源學考証,安 塔亞省之名乃來自公元前2世紀珀格蒙國 王阿塔羅斯二世。據說當年阿塔羅斯二世命他的手下去 尋找一塊”人間仙土”,經過不斷的尋找,部屬發現了安塔亞這塊地 方。於是,阿塔羅斯二世就開始發展這個地方,並以自己的名字來 命名這個地區,公元前150年創建了與安塔亞省同名的 安塔亞城。公元前133年,安塔亞城成為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在古 羅馬時期,該城不斷發展。在東羅馬時期,安塔亞是拜占庭帝國的 一個主要城市。13世紀初,城被塞爾柱突厥佔領, 後被奧徒曼帝國統治,1923年成為土耳其共和國的一部分。安塔亞一直是一個小城,直到20世紀的70年代,開發商開始 在此投資發展,將之逐漸發展為一個國際性的海濱度假城。今曰的 安塔亞市是一個在地中海畔,有群山環繞的一個城市。除了這優美 的自然條件外,在安塔亞還能見到一些大希臘文化圈留下來的古 跡。不過遺留下來最多的當為羅馬、拜占庭、突厥與奧徒曼時代的 建築與文化。早上8 : 30我們在費錫業下船上岸後,便乘上一輛賓士中巴, 駛上了沿地中海的公路,從費錫業前往安塔亞巿。這段沿海公路彎 曲驚險的程度,使我想起了台灣沿太平洋的蘇花公路,風景奇美。 領隊麥麥說今天正好是週五,車子可以在途中的卡斯 小鎮停留一下,讓大家看看當地老百姓一週一次的”集市”。 由於卡斯不是一個巴里島旅遊點,集市內的攤販來自附近的農村,顧客也 全是當地居民。攤市裡從水果菜蔬、新鮮的魚蝦牛羊肉、乾果蜜糖 糕餅麵包到圍巾草帽等衣物,花樣繁多。看了一下價錢,要比我們 沿途在酒店附近,或觀光區所見到的價格低了許多。這自然也是不 難了解的。能有機會看到這個當地人的集市實是額外的收獲,它又 使我想起了 50年代台灣北投的菜巿場。車子從沿海公路進入了山區,緩緩地盤山而行。經過了山谷平 原也看到了一隊隊散布在青草地上的羊群。中午時分,車抵德姆利。大家在一間餐廳的戶外餐座,享用了一頓很可口的土耳 其烹飪後,便去參觀德姆利市內最具盛名的聖尼古拉教堂德姆利的聖尼古拉教堂德姆利亦名尅爾,古稱米拉。

雕鑿藝術

其史可追溯至公元前5世紀。歷經波斯、希臘、羅馬的統治,至拜占 庭時期,特別是在第四第五世紀,米拉成為一個重要的宗教與行政中心。在拜占庭君主二世統治時期,曾經是萊希亞的六大城邦之首。1世紀至9世紀期間,遭阿拉伯人 的侵襲,米拉橫遭破壞,往日的繁華盡逝,淪為一個村鎮。今曰德 姆利市之能成為一個重要的旅遊城,主要是與該市的聖尼古拉教堂 有關。
六世紀時,人們在聖尼古拉墳墓的周圍蓋了一座蘇美島教堂。1034年 在阿拉伯人入侵時被毀。1043年在君士坦丁九世與皇后的資助下, 重建成拜占庭的建築格式至今。1087年意大利的商人將聖尼古拉的 遺骨偷運至巴利,不過並沒有完全被偷運掉,剩下的遺骨今 在安塔亞博物館展出。在奧徒曼統治期間,教堂被空廢。 1862年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一世修復了教堂的大鐘樓。後來由於附近 河流的一次水災,將教堂埋在地下4-5米處。教堂在1956年的考古 發掘時重見天日。今日的土耳其政府亦作了不少修復工作。每年十 二月有千百個朝聖團從意大利、希臘與其他國家來到米拉慶祝聖尼 古拉一年一度的節慶曰。
聖尼古拉其人說起”聖誕老人”人們腦中立即會是一位面貌慈祥,穿著大紅 襖,黑靴,背著大袋禮物,乘著雪橇,趕著麋鹿,在聖誕夜,挨家 挨戶從煙囱下到客廳,將大包小包的禮物放在聖誕樹下的虛構人 物。不過,這位日後演變成”聖誕老人”的人物,在歷史上的確是 存在過的確有其人。他不是來自北極,而是一位生活居住在米拉的 主教聖尼古拉〔西元約245-343年〉。
尼古拉出生於距離米拉六十公里的帕塔拉,後來當選 為米拉的主教,最後因宗教迫害被處死於任上。他生前替人排憂解 難,做過許多善事,深得海員們與民間百姓的普遍愛戴。傳說他曾 經暗地裡先後幫助三個貧苦的姐妹,為她們籌備嫁妝。聖誕夜將一 小袋黃金投入她們的家中。還有一次是在聖誕夜將一小袋金粒裝在一隻襪子裡,從煙拋下。此後聖尼古拉便被稱為”聖誕節之父”直 到他被處死的一天。他死後就葬在米拉。據傳說,他一死之後,去 他墓地致敬的人,有病者,立即痊愈。消息傳開後,漸漸地米拉亦 成為了一處聖地,他在米拉的墳墓也成為朝聖者的朝拜之處。到了10世紀,在拜占庭期間,他已成為民間最負盛名的聖徒,被尊為兒 童、窮女孩、冤獄犯人、海員與俄國人的保護神。
關於”聖誕老人”的來歷,歐洲的許多國家都有不同的傳說。至 於這位西方世界無人不曉的”聖誕老人”是如何從小亞細亞的米拉傳
到西方的呢?據說是由於一位拜占庭的公主提奧帆諾嫁給了德國的奧圖二世,便將”聖尼古拉”的名字傳到了西方。純屬虛構也好,真有其人也罷,不可否認的是”聖 誕老人”代表的是普愛、歡樂、與和平。這不也是古今中外芸芸眾生所向往期盼的麼!我們在聖尼古拉教堂內參觀了已經被發掘出的部分,也看到了 聖尼古拉的石棺。據土耳其的考古學家推測,教堂還有好些個房間 尚未被發掘出來。站在這座拜佔庭式的磚石教堂內,能不有懷古之幽情!安納托利亞:米拉岩墓、安塔亞米拉古城的岩墓我們來到了米拉古城遺址。在這一大片的廢墟上,最引人注目 的便是那山坡上一棟又一楝的岩墓與旁邊的那座露天大戲院。在希 臘人統治小亞細亞地區之前,當地人由於祖先崇拜的習俗已將墳墓築建得非常華美。到了萊什城邦時期,更將這種築墓的工藝發揮到了極致。再加上該地區的山丘多為質軟的石灰岩,萊什 人的雕鑿藝術更是在岩墓上充分地表現了出來。古米拉城內最早的岩墓完成於公元前6世紀,至今已有2600多年的歷史。眼前山坡上 高低錯落的岩墓,遠看就像是一棟棟大大小小的房子。走近了還能 看出這些”石房子”不同的格式。大戶有柱子,小戶有門窗,有的雕 刻了許多人們家居生活的圖像,還有些雕了一些人面獸身的半神人 像等等。想必是希望墓室的主人死後仍能過人世間的生活吧。想起 在中國看到的許多王公墓穴內有客廳、寢室、廚房、馬廄與之有殊 途同歸之妙,祗是一個在山崖上,一個在地底下而已。
米拉的雪天戲院崖墓群旁是一個建於公元2世紀希臘羅馬式的石質露天大戲 院。半圓形的觀眾席有兩部分,下層有29排座位,上層有6排。除 戲台部分與一些二樓的道具室已遭地震毀壞外,基本上保存良好。 一排排的石座絲毫未損。在散佈於地上的斷壁殘垣裡,我們看到了 一塊大理石碑,上面刻了三個希臘伶人面具,代表著人類喜、怒、 哀、樂的情緒。除此之外還有不少戲院的原雕刻、石像、皆保存完 好。像馬爾地夫式的許多大城市的戲院一樣,米拉的露天大戲院後來也 變成一處武士比武與鬥獸的地方。歷經1800年的風霜,至今仍能在 此迎接21世紀的遊客,米拉劇場的建造者亦該笑傲九泉了 。下午三點多鐘,我們結束了米拉古城之游,直奔安塔亞。沿海的公路彎曲狹窄,風景奇佳。經過、 等小城,巿中心路燈的裝飾非常別緻,有用水泥做成的番茄作為電 燈杆的。車行約三小時後進入安塔亞市區。寬闊的六線大馬路上, 棕櫚樹夾道,沿海滿是停泊私家游艇與商業游艇的船塢。道旁一棟 棟新建的大樓、公寓,予人以一種來到了”度假城”的感覺。領隊麥麥說,該城人口不到一百萬,而每年來此度假的遊客卻有七百五十萬之多。

優美至極

北面的城牆是時期的殘留,而西北面牆則有大希臘化時代的特徵。 往下走,看到一面3/4圓的牆壁,上面有一排柱子,其後還有一座 古希臘多立克式的神廟殘餘,內有祭祀石台。面對港口的 一面,有一座修復了的噴泉,其附近的屏風隔間上刻有海關的告示。天 空一片陰沉,地面濕淋淋,雨點不曾斷過。我們六人成了此時此地 唯一的訪客。
在山丘健走約一個半小時左右,汽船在另一處碼頭接了我們六 人上船後,再開返艾金希克灣碼頭。上岸後,乘車返嗎馬里斯,是時已是下午2 : 30 了。天空也開始放晴。大家在艾 雅號的甲板上享用了一頓艙外午餐。麗日和風下,陰罹之氣一掃而 空。午餐後,游艇啟錨航往艾金希克內灣。游艇拋下錨後,一名船 員乘小橡皮艇,將游艇船頭兩邊的繩索綁在小灣兩邊的岩石上,加 固了艾雅號的停泊。剩下的時間,大家都在甲板上享受藍天、綠水、 白沙、翠樹之自然美景。間或有一群或一兩隻白色的海鳥飛翔於空, 面對如此景觀,昨夜之船艙滴漏,與今晨之雨中跋涉亦已算不得多 大的遺憾了 。傍晚7 : 30我們再次在甲板上享用了一頓夕陽下的晚餐。晚餐 後,在艙內主廳,領隊麥麥給大家講了一段民族與民族 之歷史淵源與關係。二者同為穆斯林教教徒,然兩族間時起衝突, 互相殺戮。孰為正統,孰為邪道?歸根結底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 寇”這麼回事吧。討論完畢,各自返艙就寢。船夜泊艾金希克灣。
友誼灣山上健走早上6 : 00啟錨,遊艇航駛入地中海域,風浪很大,我無法起 床。約9 : 30航抵友誼灣停泊。友誼灣是一個風景極佳的小港灣, 三面是叢樹密集的山丘,翠綠色的海水與不遠的白色沙灘實為喜好 游泳者的天堂。我隨著半數的團友下船,乘船上五人座的小汽艇到 沙灘上岸健走。麥麥領我們進入一條林蔭小道,處處飄著一陣陣的松樹香。穿過了一處有牧人放羊的小草原,還居高臨下地看到山腳 下經過的淺水灣與港,風景優美至極。全程約三小時。 第一個小時一直在走上坡路,且路上多碎石,走得比較辛苦。不過 因為團友們都是差不多年齡的人,走走歇歇,並沒有非得快走的壓 力。況且沿途鳥語虫鳴,間有山花簇簇。林蔭道上清風徐來,又沒 有許多其他的團隊,大可悠哉遊哉地邊走邊看,享受這”偷得浮生半曰閑”的自在悠然。走到山頂,看到一些希臘羅馬時期留下來的 古跡。聖尼古拉島上健走4 : 00在船上用了下午茶後,5 : 00我們分批乘坐遊艇上的五人座汽艇駛到聖尼古拉島上山健走訪古。小島上有兩座教堂。第一所建於公元前5世紀,第二所建於公元7世紀。 除了教堂遺址外,還有一條很長的鋪了石階的隧道。據說當年船泊 港灣後,教士們便是以此隨道將所購之辦公椅運到教堂的。山上紅紫 色的罌粟花遍地,鮮艷奪目。除教堂廢墟外,尚有一些墓園。我們 在遊艇上看到聖尼古拉島面對遊艇的臨水面,有許多間石頭房子的 遺跡,原來那些是當年教士們的宿舍。不由想到中國深山裡的寺廟, 與去年在希臘看到山岩頂上的教堂…似乎中外的修道者都喜歡遠 離塵世,去找一塊山明水秀的樂土 ,修道修身,與世無爭。艷年克埃板。像而往及當后”甲樂就友航埃,艷為頭之不朋始說及稱船艇豈的開有據埃被在遊,有艇往。位便。乘看富遊航人這灣让下度麼,地批給港一角這帆慢一送小,受個有風慢這岸的徊享一沒面艇的海麗;上另己三游山色美墊從自了號上藍處,躺。是起雅裡綠這攝的艇祗昇艾團的。板遊員,接其物左甲的上船時來耳禮^尾來艇。

突厥式建築

除了土耳其國內的遊客外,在外國遊客裡,當數德國人與俄國人最多。車子在卡雷西舊城區的大門口停下後,我們從狹窄彎曲的舊城區街道步行至旅館。街道東拐西彎,兩旁全是旅舍、餐廳與禮品店。今晚入宿的人酒店古色古香, 陽台欄杆上有種在盒盆裡的鮮花,頗有歐洲小城住家的風味。
安塔亞位於安塔亞老城區內的八酒店位置相當好。昨日抵步時已 屆黃昏,在酒店的餐廳晚餐畢,天也黑了 。明明知道濱海大道距此 不遠,走出酒店門,為怕迷路,祗敢去在酒店前的那條圓石子路上 直走,看了一下兩旁的禮品店,便由原路直返。今晨才發現不出百步之遙便是一個公園,有花有樹,還可以看得到海。9 : 30鐘在旅 館大廳集合後,大家便隨著麥麥步行遊覽安塔亞的卡雷西老城區。 狹窄彎曲的圓石子街道上,多為外地來的遊客。道旁的房舍亦是古 氣怏然,非常有意思。想起前幾年游歷東歐諸國,每到一處覺得最 有網站設計特色,最令人回味無窮的總是該地的老城區。因為,新城區的高 樓大廈與六線汽車道幾乎是千篇一律,世界的大城市裡皆可見到。
我們看到了安塔亞市內有名的古跡之一的伊夫利尖塔這是一個凹槽型的回教清真寺尖塔,為突厥式的建築。此尖塔原屬的那座清真寺的前身,原是拜占庭時期的一所教堂,13 世紀時改進成了清真寺。哈德藍在老城區走了約二十分鐘後,來到有點像是老城區入口大門的 哈德藍門。這是一座有點像”凱旋門”式的三弧形大門,門上有三 個圓頂閣式的大孔。除了支撐大門的柱子之外,用材全為白色大理 石,其上的裝飾尤為華麗精美。此門是為了紀念羅馬皇帝哈德藍於公元130年御駕親臨安塔亞而建,故以皇帝哈德藍之名 名之。當年被認為是潘菲利亞 ,安塔亞古為潘菲利亞最美的一座大門。那時潘菲利亞的城牆是築在哈德藍門之外,直到 古城牆倒塌了之後,哈德藍門才失去了第一道防衛,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此門能保存得如此完好的原因吧。據說當年女王希巴在去訪問所羅門王的途中,曾穿過哈德 藍門到阿斯盆多斯的皇宮,並在那裡度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1800多年後,在21世紀的今天,哈德藍門依舊是那 麼雍容華貴,氣派之至。在弧門的兩旁,有兩座建於不同年代的高塔,南邊的一座玉利亞塔,由石塊砌成,建於哈德 藍帝統治時期,北邊的一座塔基甚為古老,塔身是賽爾柱突厥時期的建築。邁出了哈德藍弧門,便來到安塔亞哈德藍門的新城區大街。我們在六線大道的街旁上車後,前往參觀安塔亞地區 的出土文物博物館。安塔亞出土文物博物館安塔亞博物館說得上是土耳其最大最好的博物館之一。它有系 列地展出土耳其沿地中海一帶,從舊石器時代到奧徒曼帝國時期的 出土文物。今日的安塔亞省,包括了許多古希臘羅馬的重要城鎮與 主要的考古發掘場地。而安塔亞省內各地出土文物之上品皆運到了這座省會博物館內展出。館藏之豐盛傑出由之可見。全館共有14個 展廳與一塊室外網頁設計展地,擇要如下:史前廳-從舊石器、中石器、新石器到青銅器時代,包括土耳其 最大的穴居洞的出土文物,眾神廳一從古代的神話到希臘的宙斯阿波羅、 雅典娜、阿佛黛,羅馬稱維納斯到羅馬之眾神。石棺廳一拜佔庭時期、突厥與奧徒曼時期的各種石棺。 眾帝廳一羅馬帝國的眾皇帝石雕像。 錢幣廳一歷代不同的錢幣。 拜佔庭時代一宗教的聖像。突厥與奧徒曼時期的書法、石膏制品、銅雕與地毯。 精致的手工藝小物品。不同人種廳一展示曾經在這塊土地上生存、建國、統治的不同 人種。

大希臘門

這真是一個值得參觀的博物館。通過這些文物,人們得以窺小 亞細亞地區豐富多彩的歷史文化。翅測亞、阿膨多廢墟 沛琪遺址
沛琪古城坐落在兩山之間的一塊平原上,城始建於公元前13世紀,在特洛伊戰爭之後,由兩名從阿格來此殖民的莫蘇斯與卡恰斯所建。不過,約公元 前1500年便開始有印歐赫梯人在沛琪一帶定居。有關沛 琪的文字記載則始於公元前4世紀中葉。公元前333年,沛琪在不抵抗的政策下,投降於亞歷山大的大軍。亞歷山大大帝死後,沛琪成為珀格蒙邦國的首都,此後的150年裡,珀格蒙發展為”大希臘化”文化一個重要的日式料理中心。
其疆土擴展到馬爾馬拉海。珀格蒙也是在大希臘化時代最強盛的邦國之一。沛琪市內的王宮、戲院、高塔、厚堤與一所藏書二十萬冊的大圖書館全是在這一段期間內修築而成。公元前133 年珀格蒙歸屬了羅馬帝國。公元一至三世紀,沛琪在羅馬帝國的統 治下,繼續欣欣向榮,對早年基督教的傳播可能還發生過很大的效 用。公元46年,《新約聖經》的《使徒行傳》裡曾有聖保羅從塞浦路斯安提阿時途經沛琪,並曾在該處講道的記載。在君士坦丁大帝統治期間〔324-377 〕,當基督教成為羅馬 帝國的國教後,沛琪變成為一個基督教重要的中心地,一直延續至 第五、第六世紀。七世紀中葉,阿拉伯入侵時,沛琪逐漸失去了其 重要性。1341年,沛琪歸轄於奧徒曼帝國,今為土耳其共和國安納 托利亞省屬下的一處古蹟。沛琪古城的發掘與修繕工作仍在繼續中。
沛琪廢墟離安塔亞市中心約20公里。我們到達的時候正是曰正 當中的時候。烈日當空,直照在一片殘垣斷壁上,益顯其曾經不可 一世的淒美。我們先去參觀一個馬蹄形的古運動場,場地長344米, 寬234米,可容27000人。3世紀時比武與闘獸風行,運動場的兩 側座位下有70間昔日用來關閉野獸的小欄間。每三小間就有一個通 入運動場的通道。如今的運動場內雜草叢生,野花處處。想起了好 萊塢電影裡,羅馬帝國時代,闘獸場裡之厮殺、吶喊、與眼前之恬 靜、空蕪、成強烈的對比,而今日所見卻是1700多年前留下的真蹟。 在歷史的長河裡,人的一生又是多麼地短暫!繼運動場,我們去參觀一座約建於公元2世紀,大半圓形希臘 羅馬式的露天劇場,分上下兩層。上層有19排,下有23排座位。
有一個長達52米的舞台,劇場可容13000人,規模驚人,祗是現已 殘舊不堪了 。我們來到一個長92米寬46米的庭院,院裡便是當年 潘菲利亞邦國最大的公共浴室。浴室分為五部分,一 為更衣室,二為運動館,三為游泳池,四為熱水浴室,五為冷水浴 室。在羅馬帝國時代,男士們去公共浴室洗澡,除了是為了個人的 清潔外,公共浴室也是一個人們的社交、商談、休閑之所。在那個 寬13米,長20米的泳池周圍的牆上,還存有一些殘缺的大理石雕 像。在泳池邊的地面也能見到大理石方塊的遺存。此公共浴室當年 豪華之氣派可見一斑。我們穿過了沛琪最為出色的”大希臘門”。大門建於公元前3世紀。門前的裝飾面為彩色大理石。上有建城者莫蘇斯與卡恰斯的雕像。門旁有兩座三層樓高的圓塔,上有圓 錐形的塔蓋。在大希臘門之東,是一個寬65米長250米的廣場。廣 場被一條二米寬的水道一分為二 。水來自廣場盡頭的一個大噴泉。 噴泉之水原來自附近的溪水。
沿廣場兩側是兩條寬20米的有頂蓋的迴廊,迴廊的後面是一排 排的商家店鋪,店鋪所在地的地面全是用彩色的碎圓石子鑲砌鑲嵌 而成。這兩條有頂蓋的長柱迴廊為當年來此購物的民眾提供了避風 雨避烈日之效。有點像今日室內大商場的前身,而這些迴廊、噴泉、 水道之設計卻是在兩千多年前,又是多麼地令人不可思議。烈曰炎 炎,我們還是堅持著在廣場的石板路上走了一大段。大噴泉中間的 水道與兩側的臭氧殺菌商鋪已不復見,祗有那一根根高高的迴廊石柱在烈曰 下更顯得皎白光亮,面迎春風。
讚嘆聲裡我們步出了沛琪廢墟。麥麥領我們四人去一間路邊家 庭營業的土耳其便餐 。餐桌在室外,有蓬頂蔽日。餐桌 旁便是爐灶。主要的廚具是一面弧形的鐵板。主婦將調好的面粉糊 倒在熱的鐵板鍋上,加以每人所點不同口味的葷素餡,一捲而成。 做法有點像中國北方的烙餅,新鮮出爐的大餅自是可口非凡。經濟 實惠,又嘗到了當地人的普通快餐,我們對此別出心裁的午餐皆頗 為滿意。午餐後,前往參觀另一名古跡一一阿斯彭多斯的露天大劇 院。
阿斯彭多斯露天大劇場阿斯彭多斯位於安塔亞城東五十公里處,是一座潘菲利亞城邦境內原名巴爾克斯的古城。城始建於公元前1200左右。 特洛伊戰爭後,從希臘阿格斯來潘菲利亞殖民的人創建了此巴爾克斯城。此城是當時的一個貿易通道,歷史上曾 經過萊什人、波斯人、亞歷山大大帝之統治,後歸於珀格蒙王國之下。公元前133年珀格蒙歸屬了羅馬帝國。接下來直到公元三世紀是阿斯彭多斯最為昌盛繁榮的時期。許多遺留 至今的大建築皆是興建於這段黃金時代。今日,在阿斯彭多斯古城的遺址上,仍可見到當年的商場、教堂、噴泉與一條將河水引入城 中的水渠通道之遺跡。不過,阿斯彭多斯最有名的古跡仍當首推那 座露天大劇場了 。

感慨萬千

阿斯彭多斯露天劇場是安納托利亞地區最大的古建築之一,也是土耳其保存最完善的一座羅馬時代的露天大劇院。劇場建於公元 2世紀羅馬皇帝的統治期間〔公元161-180年〕由 阿斯彭多斯當地的一位建築師詹儂設計,是寇提斯兄弟兩人送給眾神與皇家的禮物。半月形的劇場依山坡而建,分上下兩層。上有21排座位,下有 20排。排座之間有放射形的階梯以便於觀眾出入。下層有10條, 上層有21條階梯。上層最後一批的上面是一條很寬的走廊,有59 個拱門,可以從半圓形戲院的一頭走到另一頭。從舞台至座位的最 高一排全長96米,估計有15000個座位。其舞台設計尤為出色。共 有五個門口供演員上下舞台。
阿斯彭多斯的羅馬劇場在1871年蘭斯孔斯基公爵發掘出時就情況良好。其原因是13世紀當塞爾柱突厥 人入侵時,曾以此劇院為皇宮,大大地全面翻修過,還增添了一些 高雅的瓷磚裝飾。後來,在奧徒曼時代,又常有商旅駝隊用之為公司設立之類,建築沒有完全被棄廢。土耳其共和國成立之後,再加整修。 劇場現除了成為一個光景點之外,由於它良好的光線與出色的傳音 設計,至今仍常有大規模的音樂會在劇院內舉行。據說最大的一次 音樂會居然容納了兩萬人。
說到大劇院傳音之良好,還有一段有關的傳說佳話。當年阿斯 彭多斯王提出一個比賽,看誰能給阿斯彭多斯市民提供最大的公共 服務,他就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最後剩下兩位進入決賽。一位是 能夠將離城最遠的水源通過水渠引入城內,另一位便是建造了這座 可以容納一萬多人的劇院。王的心裡是比較傾向於前者,不過,那 天當他走到劇院頂端的走廊上時,聽到一個很大的聲音重複地說: “國王的女兒一定得嫁給我”國王左看右看不見人影,後來才發現, 原來說話的人就是劇院的建築師,而他是站在下面的舞台上.,,國王 改變了主意,將女兒許配給了這位建築師。姑妄言之,姑妄聽之。 劇院傳聲之良好確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在劇場內上上下下走了一 圈,對如此偉大的建築真是嘆為觀止。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 是一天毀滅得了的。然,羅馬帝國畢竟已是一去不復返了 。面對這 一枝獨秀的遺址,怎不令人感慨萬千。
貝塞爾、康雅今日的行程是車赴貝塞爾湖附近的一個小村莊,在一家農人的家裡過夜,體會一下土耳其農村的風味。上午10 : 00從酒店出發,車子繞塔魯薩山脈而行,經過了許多山丘、郊野、草原。中途在一個小鎮午餐後,三點多鐘來到艾格李迪湖畔的一家咖啡館小憩。該處依山面水,風景極佳。此 湖乃為周圍地區民眾飮用水之水源,故不准泛舟划船或垂釣,湖水 清澈無比。該處因非旅遊景點,咖啡店內的顧客多為本地居民。我 們這一團國外遊客來到後,店主招待殷切,還向該鎮的鎮長及上級 報告。不一會,鎮長與統管數鎮的大主管分別開車趕來與大家會面。 這位大主管的英語流利,應對得體,頗有政客之風。
下午5點左右,車子駛入庫斯盧卡農村。接待我們的這家農人有兩棟房子。前面的一棟為二層樓房,後面的一棟是平 房。大兒子與其家眷住後面的一棟,兩老住前面的一棟。本團團員 亦分為兩部分,一部分人住樓房的二樓,另一部分住第二棟平房內。 屋主全家則暫時擠住在第一棟房子的樓下。我原先以為今夜得睡統 艙打地鋪,結果居然是各有各的房間,浴厠公用,大家睡在地上的 海綿床墊上,蓋厚棉被。山間的氣溫要比平原的城裡低了許多。
庫斯盧卡農村並不像傳統的中國農村裡家戶密集,雞犬相聞。 這兩棟房子與院裡之牛柵有點”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架勢,周圍
看不見其它的農家。我們乘天未黑之前,到田間泥道上走了一圈。 只見一大片的玉米田。夕陽下,有幾位乘坐在拖拉機上的農民正在 工作已畢回家去。我們一團人圍坐在前樓一樓的飯桌周圍,女主人一面指揮在廚 房工作的媳婦、女兒與另一位前來幫忙的婦女,一面坐下來通過領隊麥麥與大家交流。據麥麥說,今日土耳其的婚姻仍有是父母之命的”安排”婚姻。而安排婚姻的最後決定者,則多為男方的母親。眼前的這位婆母女主人,面容嚴肅,不拘言笑,看來 是這家人兒子擇偶拍板論定的主角。晚餐是傳統的家常土耳其菜 肴。農村作息習慣早起早睡,晚飯後,大家便各自回房就寢了 。四 周漆黑恬靜,我們過了一個土耳其的農村之夜。次晨,在農家早餐後車赴康,兩地相距220公里。途中參觀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與默朗納幻博物館。在康雅午餐後,續往卡帕多西亞。
貝塞爾的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貝塞爾是小亞細亞中部康雅省內的一個宴會廳,位於貝塞爾湖東 南的一片平原上。據考古發現,此處可能就是古時卡拉依亞城之所在地。”艾斯里佛各路”是統治這一帶的一個王朝 的名字。在那個時候,貝塞爾是該王朝之首都。貝塞爾的大清真寺亦名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寺建於1296-1299年,由艾斯里佛各路王朝的蘇黎曼貝所建。其建築格式被認為是小亞細亞地區在賽爾柱突厥帝國沒 落後,奧徒曼帝國興起前的這段時間裡最傑出的建築之一。

突厥統治

清真寺 的內部全是木料結構,屋頂上有一開口處,使雨水與雪水流入寺內 地上的一個大坑內,以保持寺內一定的濕度,有利於木料建築。這 座獨一無二的內部全木材的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同時使用了石頭、磚塊、瓷磚、油畫的裝飾技巧,在土耳其的建築裡,佔有特出 的一席之地。此清真寺也以其最大的平頂安裝在一根根木質的柱子 上而聞名。內部全為木質的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已有七百餘年的歷 史,至今仍能對外開放,不能不說是建築界的奇蹟。不由想到中國 山西的應縣木塔,那座裡外全是木質的高塔至今已有900多年的歷 史,更是難能可貴了 。
車子九點多鐘便進入貝塞爾鎮。艾斯里佛各路清真寺的四周很 空曠。朝陽裡,這座五角形的清真寺益顯其肅穆寧靜。我們脫鞋進 入寺內。除了注意到它全木的結構外,木上之雕刻與天花板上的油 畫尤為顯目。清真寺中央圓頂下的講壇是用核桃木制成,雕刻精美 萬分。它前面藍白色的瓷磚裝飾更是出色之至。寺中間的大蓄水池 亦是絕無僅有吧。這是一座非常別致的古老清真寺,很值得一游。 離開貝塞爾後,車子續往康雅。康雅—朗介康雅位於安納托利亞高原的中心,是土耳其歷史上一直有人類 居住的一塊地方。其歷史可遠溯至公元前3000年的銅器時代。在歷 史的長河裡,康雅歷經印歐赫梯、波斯、希臘、羅馬、突 厥、奧徒曼之改朝換代,今為土耳其共和國安納托利亞地區的一個城市。在羅馬帝國期間,康雅,有”聖像城” 之譽。康雅的黃金時代是在突厥統治之時。那時康雅被定為首都, 也成為安納托利亞地區的貿協文化中心。今日市內的許多古建築皆是那 時遺留下來的。近代,由於教派的首領埋葬在此地的緣故,康雅成為了一個穆斯林教徒朝聖的地方, 同時也是旋轉苦修僧之大本營。在土耳其 國內其他的大城市裡,康雅是在宗教上比較保守的。它曾一度被稱 為是”捍衛伊斯蘭的城堡”。今日仍是一個在信仰上比較虔誠的城市。約11 : 30 ,車子進入康雅市區。下車後我們步行至一間餐廳午 餐,看到在街上的婦女衣著保守,且全是包了頭巾的。這與我們從 伊斯坦堡一路所見就大相迴異了 。午餐後,前往參觀默朗納博物館。 默朗納與默朗納博物館默朗納博物館是或仗的墓室所在地。默朗納生於巴爾克。 巴爾克在今日的阿富汗境內,那時屬於波斯帝國。他求學於阿勒坡 與大馬士革。 1273年卒於今土耳其境內的康雅。默朗納是一位法理學家,哲學家、詩人。他奉行回教的教派(主禁欲與神秘)也是此教派內默勒維旁支的創始人。默勒維支派以其俗名”旋轉的苦行僧”著稱於世。默朗納最有名的詩句是”來,再來,不論你是誰,來吧! 異教徒,拜火教徒,或崇拜偶像的人,來吧! 即令你又重犯了懺悔過的罪一百次,來吧! 我們這裡是希望的大門,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來吧其教義是,不管你是什麼人種,來自什麼地方,信奉什麼宗教, 通過包容與愛心,皆可和平相處,進入至善之境。他獨樹一幟的教義是包容性的不是排斥性的,因此廣被各地的民眾接納。七百多年 後的今天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在一位突厥蘇丹的邀請下,公元1228年默朗納來到康雅定居。 1231年他的父親去世時,蘇丹將自己在康雅的一座玫瑰園送給默朗 納,作為他父親的安息之所。1273年默朗納逝世後,便葬在他父親 的墓旁。1274年,他的後代在原墓上建造了一座很大的墓室,圓錐 形的大圓頂上覆以藍綠色彩陶,至為奪目。後來經不斷的修葺增建, 發展成為旋轉僧人的修道院。1926年土耳其共和國政府命令將此建 築群改為博物館,次年正式對外開放。
我們來到了默朗納博物館的大門前。入門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鋪著大理石的庭院。一邊是僧人的廚房與的墳墓,另一邊是十來間蓋有小圓頂的宿舍。庭院的中央有一座淨手淨 足用的噴泉。通過一道上飾有突厥圖案與15世紀波斯文字的兩扇門,我們進入了博物館。通過一扇制於1599年的銀門,來到一間陳 列了奧徒曼時期珍貴書法的室。這間小房間在墓室成為博 物館之前,是一處全天不斷朗誦《可蘭經》的地方。通過室, 我們來到墓室的大廳。左邊有三個一排的六副棺木。這些是陪同默 朗納從貝爾卡來到康雅的信徒之棺木。在這兩排棺木的對 面一個高起的平台上,是默朗納家族與一些默勒維會派 裡位高的公司登記人員的衣冠塚。
默朗納的石棺則是置於綠圓頂之下,棺上覆蓋了織錦緞,其上 有用金絲繡成的《可蘭經》金句。這張織錦棺蓋是1894年蘇丹二世之贈品,真正的墳墓是在石棺的下面。在正廳的旁邊有 一間小廳,原是旋轉僧人舞蹈之所,現用來展覽各式配合舞蹈之樂 器。在另一展室的櫥窗內,我們還看到一個裝有回教教主穆罕默德 “聖胡須”的盒子。與中國寺廟內看到釋迦穆尼的”舍利子”有異曲同 工之妙。在我看來,這個默朗納博物館實質上並不是一間”博物館”, 倒是稱之為信徒們的”朝聖所”要來得恰當些。上車後,續往前行。公路很直,道旁全是小麥田。途中還經過 一個13世紀古絲路上的所謂”駱駝休息站”的廢墟。

人類心靈

所展出的藝術作品,也都是這廣大高原上的原住民創作。除了各部落文化的木雕藝術外,還有奔寧王國的銅鑄作品。對這些藝術所顯示文化上的了解,無異是擴大了知域、視域,以及審美的角度。木雕中的人類心靈非洲藝術展中的木雕作品,包括了人體雕像、面具造型以及日常用品,如容器、木枕、椅磴等。按照一個蘇美島主題設計而陳列,名之曰「生命的圓」;也就是說,從這些藝術作品中,我們可以見出生命的整個過程由生至死。而這個過程,是一個週而復始、遞進永續的「圓」。透過這種信念和詮釋,作品中展現了不同的題材:一、創始與起源:展覽中有不少成雙作對的男女雕像。他們代表創造世界的神,或始傳人類的袓先〔見圖一〕。在創始和起源的意義上,同屬神聖。在風俗習慣不忌赤裸的雕作型態上,明顯地表現出男女兩「性」。由這個「兩性」觀點看來,非洲人對宇宙生命的詮釋,像中國人的陰陽太極,圓融而完整。基督教中的上帝,在米開蘭基羅的繪塑中,雖是男性造型,但觀念上是無性的。上帝雖造了亞當和夏娃,但這對男女,要帶罪被逐出伊甸園之後,才有兩性間創始的人類繁衍。人的「原罪」,怕就是指人與生俱來的性的本能,而降世贖「罪」的耶穌,還得避免「性」這個觀念,由處女腹中孕育出生。西方民俗傳說中,嬰兒是大嘴鳥装在口袋中送來的,或是由蛋中破殼而出,無非要避免關連於「性」而在非洲人的心靈中,那種最原始的本能,也就是宇宙生命創始的原動力。
一 一、孕育與成長:非洲藝術中另一個普遍的題材,表現在「母子圖」的造型上。孕育生命和哺育幼嬰的母親,是純潔神聖的象徵。也有著家庭綿衍社會延續上的重要意義。但非洲木雕中的「母子圖」,不像其他文化那樣;在表現的手法上,大都著重於母子間的溫柔和親暱。木雕形象中,無論是嬰兒仰首吸吮母乳,或母親端坐持護幼兒,給人的印象,不是母子的親愛關係,而是哺育持護職守上的嚴肅。
通常,在部落社會裡,一個男孩在成人以前,要隔離家庭達三、五年之久。經歷成人禮的不同階段和儀式。這期間,除了體驗生理的變化外,更在心理智能上接受啟蒙,由部落長老的口述教育中,去了解宗教條規,學習巴里島部落歷史。這時候,不同的面具造型,便用在不同階段的儀式中,象徵著不同的意義。這些面具,有的造型凶猛如獸,有的,猙獰如鬼,也有的,線條突出簡淨。不過,到底什麼象徵了什麼,也只能捉摸猜測。非洲在政治經濟型態的急速變化下,那種成人禮,早已式微。

奔寧王朝

非洲藝術博物館和收藏亞洲藝術的瑟克勒藝廊,是華府斯密士桑尼恩文化機構新近落成的雙子星建築。在該機構辦公大樓的後面,隔著一個色彩繽紛的花園,左右座落。外觀上看去,規模很小,內部結構深入地面六十英尺,成為特殊設計的三層樓地下藝宮。外觀造型和色調,微妙地配合不同的臭氧殺菌背景。非洲館屋頂取型圓廬式的圓拱,色調是沙漠的土紅。亞洲館屋頂是尖型,色調是古銅的青灰。內部層面雖深入地底,但每一層都有由屋頂映入的天光,配以清泉和綠樹,使人渾忘身在地層下方。非洲藝術博物館原由私人創始,後歸屬於斯密士桑尼恩國立文化機構,原址座落於國會山莊附近的街邊,由幾棟舊樓拼湊而成。遷入新館後,規模擴大,成為美國獨一無二,可供研讀參觀的非洲文化機構。這次在新館的首度藝展,可說是非洲文化在美國有史以來的最大盛舉。對華府區及各地來參觀的人來說,不但大開眼界,也同時是一個難得的教育機會。非洲世界個概念問題一般人心目中的非洲,是指撒哈拉大漠以南的廣大非陸。大約在十五世紀前後,歐洲人由北非逐漸深入大漠以南地帶。隨之將這黑人種族所居的廣大地域,名之曰「黑色大陸」。更因為文化上的歧見,衍「黑色」而成「黑暗」。於是,世界各地的人,憑「黑暗大陸」一名,將非洲世界想像成文明未開的野蠻荒原世界。通非洲世界」是一個概念問題。就非洲大陸的地理概念來說,非洲世界包括了地中海岸及大西洋岸的北非各國,以及地中海及紅海岸的埃及和伊索匹亞。然後,還有直達好望角的南非。就歷史文明來說,非洲世界裡,有南非的白人殖民文化,北非的阿拉伯文化,埃及的尼羅文明,伊索匹亞的歷代王朝。這南北兩者之間的廣大地域,除了部落文化之外,在西非的奈及河流域及幾內亞海灣間,曾起落興亡著大大小小的王國文明。包括十五世紀崛起的奔寧王朝。這個奔寧王朝,曾以它的宮殿建築和銅鑄藝術,震驚了歐陸世界。文明概念中的「黑暗」,也就無法不予以更正。此外,非洲世界裡,除了南非白人文化和北非阿拉伯文化之外,伊索匹亞及埃及所創的古尼羅河文明,原是非洲本土文明的一部分〔見本文末段引證〕。在廣大本土的非洲世界裡,所以有如此不同面貌的文明進展,不能不歸諸於地形、氣候、自然環境、生活方式和社會組織、天然酵素需求、宗教信仰的種種因素。非洲藝術展中所顯示的非洲世界,即是指撒哈拉大漠以南,由西到東的廣大高原大陸。